【KHR】自戏 风 清明

皮 风
梗 清明节扫墓
 [天阴沉着,空气中泛着水汽,牛毛般的雨水稀稀疏疏的落着,在雨雾的笼罩下,远方的山色显得朦胧,颇有种雾里看花的味道。]
  [出门时走得匆忙,并未带雨具,倒是里奇不知是从哪弄来了片大叶子举着躲雨,托它的福,这个因诅咒而缩小的身体倒也没淋湿些什么。脸上的笑容掺了几分苦涩,大概这也能算得上是因祸得福?]
  [山路被雨水润湿,多年没人行走的小道被不知名的杂草遮蔽,洗去尘埃后显得生机勃勃。长衫上不可避免的沾上杂草上的水珠,矮小的身体在杂草丛中前进得有点吃力。]
  [已经多久没回到这里来了呢?自从自己出师后便是停不下的东奔西走,变故发生后更是没再回来过,恩师逝世那日也只不过是匆匆的在屋外边停留观望了片刻,听着灵堂内恸哭声动地。一贯柔和的面容因悲伤而绷紧,任由泪水流下,只是不发出声响。]
  [先看到的却是墓碑前的红蜡,不久前才燃尽,现在还冒着丝丝紫烟,纸钱的黑灰散落在四周,显然,有人在之前已经来过了。]
  [目光落在墓碑上,时光的流逝让这石碑变得斑驳陆离,多年前刻下的红字有些已经褪色,只剩灰秃秃的凹槽。伸出手抹去水珠,感受冰凉的温度,心中有酸意上涌,深吸几口气,把情绪压了下去,敬酒,上供,点蜡,烧钱,最后,磕头跪拜。]
  愚徒不孝,未能给师傅送终,恳请师傅原谅。
   [三拜九叩,礼成后便静静的等待着红蜡烧完。少时的记忆犹如走马灯般在眼前放映,然而主角二人已无法相聚在此。]
  [游离的思绪是被里奇拉回来的,它站在我头上扯着我的辫子,发出他特有的叫声。也是时候回去了,站起身,向墓碑鞠了个躬,转身原路返回。]
   我们回去吧。[我把里奇从头上拿下,抱在怀里。]

评论
热度(1)
Top

© 卷卷牧 | Powered by LOFTER